真实记录女友口述的和她情人开房经历
首先声明,这篇文章原创,真实,我经过我女友同意,她还声称要验证我说得真实性……然后只是具体细节经
过一些加工,但是基本上80% 都是和事实吻合的。另外之前发过一篇帖子是讲这个事情,没有说「重点」精彩的地
方,我这次补上!

我女友很漂亮,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很好,胸部b +,屁股很圆,紧俏,脸蛋屁股相得益彰,当年就是被这个
美丽得小屁股吸引住了,往后的「日子」给我带来了好多的快乐。然后在一起快两年了,几乎准备是往结婚的方向
发展。但是我还没结婚就开始淫妻了……她之前很反感,然后慢慢的接受一些,也只是一点点,而且很强势,到后
来我都几乎不再想这种事情了。

事情开始戏剧性的变化是这样的,女朋友有个暧昧对象,姓彭,就叫他啊彭吧,女友也是这么叫他。她上学的
时候喜欢过啊彭,那男的没答应(估计是脑子进水了,我媳妇这么漂亮都不干),所以一直没有正式在一起,但是
呢又一直保持者联系,最后就成了这种暧昧关系。为什么说暧昧呢,他们约会基本上都是半夜三更的,而且是只要
阿彭一约,我女友一定出去,从女友前男友延续到现在的我,都是如此,你说正常男女哪有这样交往的?之前我很
介意,很生气,后来她和我在一起时间长了,这种半夜约会慢慢少了,我也没有过问了,直到他们不联系一年后,
去年春节,啊彭估计是寂寞了,突然联系她了,而且又是半夜,正好他的父母回老家,她的父母在外面打牌,然后
啊彭以给她送吃的东西为由,硬是跑到她家去了,半夜12点去,两点过离开,孤男寡女的,临走的时候阿彭请求她
回他家住,我女友拒绝了。

估计是前一天晚上害怕女友的妈妈突然回来,所以没敢轻举妄动,第二天阿彭一定要请女友吃饭,而且拐弯抹
角的要把她拐到自己家里,要做饭给女友吃,女友开始有点犹豫,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后来我问她,你那天晚上
是不是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她坚决反对,说没想这么多,但是可以看出阿彭还是很想的。我又问,既然你都看出来
了,那第二天再去不是羊入虎口?她不说话了,然后坚持说没有想那么多。再后来我反复追问,她才说,第二天再
去只是很好奇,想知道我(女友)是不是真的对他有吸引力,他会怎样对待我,是简单的吃饭聊天放我走,还是忍
不住一下子把我操了。我说那如果他真的想操你,在那个氛围下,你还把持的住么。她又不说话了,然后说他不会
是那种人……是我女友太单纯还是这个世界太复杂……但是正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一切,我给她打电话,
她还撒谎骗我说在自己家里。然后我说接视频,无奈她关机回家了。我敢说要是我没打那个电话,那么那天吃完饭,
他们肯定是得发生点什么的。就算我女友不干,阿彭怎么可能放过她,太明显了嘛,最后还不是半推半就就睡到一
起,各位看官,赞成我的观点不?

后来我就不爽了,你想一次一次被隐瞒,而且还瞒着我搞这些名堂。但是分手又舍不得,这时我又开始想到淫
妻,反正他们这个状态总有一天要出事,那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搞。然后我就吧这个想法给她讲,她死活不干,我就
奇怪了,你明明之前那些行为就是往那个方向发展,现在又不干了。后来就开始在做爱的时候让她幻想和阿彭做爱,
开始她进入不了状态,后来慢慢开始觉得可以,然后很刺激。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每次真正意淫的时候,她下面
马上变得更湿,逼着眼睛叫声也会变更骚,只是她每次都不好意思承认,据说女人在性快感的时候意识会轻度模糊,
看来是真的。就这样我们做爱的时候意淫持续了一段时间,渐入佳境,然后感情也变得很好,但是真正要她和阿彭
去做爱,她又不干了,应该是放不下这个身段,因为是女友先喜欢他的,现在感觉又是主动送上门,女人是虚荣的
动物,这点估计心里上过不去。我给她说,其实没什么,就是完成一次享受而已,你们在一起拉拉扯扯这么多年,
说互相没有好感是不可能的,对对方没有yy也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不介意这个,表示支持,你就不想去尝试一下这
份好奇?免得终身遗憾。感觉上她动心了,但是嘴上还是很硬。其实又这样的老婆,如此忠诚,也一件幸事。后来
我差不多也放弃了,只是时常还是害怕他们会背着我做点什么。

又过了一个月的样子,阿彭又出现了,这时我鼓励她去和她干一次,这么多年了,你们那份好奇不满足你们始
终欠着的,他是不会放过你的,但是一定一定记得带套,这个是原则,有安全保证其他才谈得上享受。那晚她还是
有些犹豫,后来又突然同意了。

那时候差不多都是晚上11点了,女友给阿彭发短信,晚上有空么,出来吃东西(以前他们经常半夜出去吃东西),
然后阿彭一直没回复,女友还得意了,说你看人家就不是那样的人。我在想不可能,这么明显的暗示都不为所动,
不合常规。果然大概一点过,阿彭回复了,说过来接她。但是真正到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去
洗澡打扮去了,经验人事啊,捕捉信号很敏锐,早有准备。正巧,那几天我女友得电话坏了,大概快凌晨3 点的时
候发信息说和阿彭一路回家拿东西,就再也联系不上。我那个心情啊,担心阿彭会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们到
底操没有,去哪里了,然后觉得替她高兴,老婆终于还是要去体验性的快乐。因为我觉得那种新鲜刺激,那种暧昧
过后的性关系是我给不了的,然后想知道到底被操爽没有,是不是要操一晚上,今后还会和他继续做爱嘛?……一
夜无眠,根本睡不着。

我一直等啊等啊,刺激和兴奋渐渐被担心和焦虑取代,大概到了第二天早上7 点过的时候,终于电话打进来了,
我第一句话就问:

「怎么样,你们做没有」

她不回答只是「嘿嘿」,然后「恩!」

我一听那种担心还有压抑一下子释放为兴奋,真的很兴奋,下面一下子就射了,毫不夸张……我继续问「你们
带套没有呢」

她很肯定的回答「带了的!!」

「哦,你们做了几次?」

「一次啊,还想几次?他还想来,但是我没干了,我说我要考试」

「怎么样,老婆,舒服吗?」

「恩……不舒服……」

我听了心里凉凉的,然后继续问

「一点不舒服吗?你们操了多久」

「有点久,大概半个多小时吧,他一直在变换姿势,而且很用力,鸡巴一会又掉出来一会又掉出来,只是最后
有点感觉了,但是他就要射了,哎……」这里可以看出,战斗还是很激烈的,半小时已经不短了,而且鸡巴一会掉
出来掉出来说明很用力,抽出来很长,再插进去,才经常会掉出来。「好了,我不给你讲了,我要去考试了,他还
在等我呢」。那天刚好女友要考试。

到这里估计没有人会尽兴,我也是,但是女友偏偏往后就不给我讲他们那天的事情了,我一再追问,她也是只
言片语,然后我就不问了,只是在做爱的时候我要求她给我讲那天的事情,其实淫妻的人都又这个爱好,边做边听,
会很兴奋,结果她直接不同意,而且还会因此生气,我很郁闷。心想这事情完全没有朝我预期的方向发展,怎么只
同意出去和别人操,却不愿意说。我也搞不清她的想法,总之就是我趁她心情好的时候就问问,她就给我讲一点,
然后我实在没办法了,就用她的qq和阿彭聊天,然后引出了许多那天晚上的细节,把他们两个的综合一下,估计八
九不离十了。经过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阿彭在夜班,上班的时候不能回电话,所以就造成了他不愿意的假象,然后下班后就给女友打电话,
说过来接她,但是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来,他估计意识到今晚很重要,有可能会和自己暧昧多年的女人做爱,就特意
梳洗打扮了一下。他们见面后,女友提出去江边吃东西,但是走一段的时候觉得太晚了说找个地方休息吧,阿彭很
懂事的说在外面住,明天我们直接去上班,但是我要回去拿个东西。我在想应该是拿避孕套一类的,但是后来他们
做爱却没有戴套,而且是阿彭故意不带的,这一点他亲口说的。然后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驱车来到我女友单位旁边
的一个宾馆。感觉一切都那么行云流水,我还以为他们要害羞,会有点扭捏作态,结果都是心照不宣,自然而然的
就开了个房间,进去……下面吧我女友称为老婆吧,毕竟基本上我们就是两口子了。

他们进房间后,阿彭去上了个厕所,女友不知道干点什么,就准备开电视,刚把电视打开,还没来得及开机顶
盒,阿彭就已经从厕所出来,一把把老婆揽入怀中。并没有太多的深情对望等浪漫情节(老婆不喜欢这样直接),
阿彭直接就已经把嘴巴凑过来,迅速舌吻起来,这时他们两个呼吸都开始加快,毕竟这么多年了,终于还是相拥而
吻。老婆有点紧张,但是也很主动,把舌头伸到阿彭嘴里,配合他的拥吻。可是老婆突然想把他推开,说「你嘴里
好大的烟味」,「那我去刷牙把」,「算了不用了」,老婆说当时有点扫兴,但是还是继续了。

阿彭紧紧的抱住老婆,激动的吻她,手开始不安分在老婆身上游走,胸部,小腹,屁股,抓,摸,捏,然后开
始抚摸敏感部位,虽然是隔着衣服,但是经过一个男人这样一阵激烈得挑逗,身上开始热起来。阿彭也已经有感觉
了,下面已经把裤子顶得老高,顶着老婆得阴部,仿佛是在告诉她,好想马上要你。老婆这个时候还有点害羞,毕
竟是「第一次」,也不主动,就任其三下五除二得把自己拔得精光。听到这里我其实有点郁闷,老婆这么个尤物,
怎么能囫囵吞枣一般,必须要慢慢得挑逗,慢慢得让这个小宝贝儿进入状态,被自己征服。

他把老婆推到床上,自己马上就赤条条得上来了,老婆说他的身材还可以,比我要微胖一点,腿很细,我说你
不就喜欢这样身材的男人嘛,她只是笑。然后阿彭躺在老婆侧边,一手搂住老婆的芳肩,一手开始去抓她的乳房,
老婆乳房不算很大,也就一只手刚好握住,但是很软,很柔的感觉,摸起来很舒服,阿彭可能太兴奋了,一个劲的
抓揉着,舌头本来还在和老婆激烈的吻着,慢慢从老婆嘴里往下走,然后和手一起攻击一个乳房,又抓又咬,圆圆
的乳房被另外一个男人把玩,感觉很害羞,而且他不怜香惜玉,就很亢奋的抓,但是这也是一种全新的方式,比较
兴奋,刚想叫他轻点的时候,冷不防的被一口吸到乳头上,老婆「嗯……」的轻声哼出来,这下把阿彭彻底点燃了,
一下子翻身爬到老婆身上,一手一个乳房,左边一下右边一下的舔,咬,直到两个乳房开始因为兴奋涨大,乳头变
得坚挺。下面肿胀的鸡巴也不安分的在老婆阴部蹭来蹭去,老婆心跳变得很快,像第一次和男人做爱一样,虽然在
极力控制,但是嘴里也忍不住「哼哼」低吟。

阿彭继续往下面进攻,手不知道什么已经贴到老婆阴部上面,轻轻的开始搓揉,下面的快感加上乳房时痛时爽
的感觉组成了新的刺激,(我从来都不会使劲搓老婆的乳房的),然后开始觉得下面涨涨的,越来越有感觉,但是
还是觉得这个男人很陌生,不是很能放开。

这时阿彭想把手指伸进阴道里,被老婆阻止了,她不喜欢这样做。阿彭无奈,就把鸡巴递到老婆嘴边,「来帮
我吸一下」。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第一次做就为这个男人口交,还是让人嫉妒啊,不过想着很刺激。阿彭
看着乖巧的老婆卖力的吸着自己的鸡巴,嘴巴「恩恩」的叫着,忍不又把手放在在老婆身上上下抚摸,身材真好,
圆滚滚的乳房,小腰,两条白白的大腿夹着阴户,只露出浓密的阴毛,看到这些自己也开始享受的喘起气来。老婆
说他的鸡巴很长,但是没有我的粗,洗得很干净,没有异味,后来估计是他太兴奋太舒服了就使劲往里面插,深喉,
让老婆很难受,就把鸡巴吐了出来。

阿彭就势退回来跪在老婆两腿之间,轻轻得扳开老婆得双腿,整个阴户就暴露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老婆是92年
的,之前有过一个男友,整个逼逼还是属于未完全开发的状态,现在因为兴奋充血了,粉嫩的阴唇微微张开着,阿
彭受不了着诱惑,然后俯下身体来准备品尝老婆的小逼,这时老婆用手抵住他的头,双腿闭合,但是阿彭一把推开
她的手,吸了上去!

「啊……」

老婆经过前面的挑逗已经有点发情了,这种反抗是显得很无力,阿彭不管她的反应,继续让舌头在老婆的阴唇,
阴蒂上游走,时轻时重,老婆还在还是没怎么放开,有点紧张,不自觉地扭动着腰,嘴巴紧闭,呼吸急促,鼻子里
发出「哼哼……」的呻吟。这时候下面开始分泌爱夜,开始动情了,想要他鸡巴的伺候,情不自禁的把大腿打开,
让他舔得更舒服一点。

时机差不多了,阿彭起身,把早就充血肿胀得鸡巴挪到老婆小逼前面,这时老婆想起我告诫的话,说「不行,
先戴套子」

阿彭一边摸着老婆的大腿,一边温柔的说

「啊?我忘了,你有有没有嘛?」

老婆一听吓得坐起来「我怎么可能有,没有就算了,不给做了」

「都这样了还不给做啊,这么晚了也买不到了,你担心我有病嘛?你放心,你了解我的」

「不行,我是危险期」

「我射在外面就行了啊,没事,放心吧」

说着他把老婆得乳头含住,慢慢得把她放下,老婆一想大家都认识应该没事,而且也是安全期,问题不大,加
上乳头被吸吮,阵阵快感袭来,下面需要得感觉越来越强烈,等她反应过来,龟头都已经在阴道口摩挲了。

老婆还是像继续反抗,逼着双腿,用手把阿彭推开,但是这个时候徒劳的抵抗只会让阿彭更加兴奋,更加满足
征服这个女人的快感,于是啊彭用手把老婆还有些抵抗得双腿掰开,然后跪坐在她两腿之间,这时老婆扭动着腰肢,
却再也合不拢了,微微湿润得阴唇还在轻轻的收缩,大概是有点紧张吧。阿彭扶着老婆的腰,把鸡巴慢慢靠近老婆
的逼逼,屁股扭动着让龟头对准老婆的阴道口,突然屁股往下一沉,「叭」的一声,长长得鸡巴一插到底,两个人
得阴部紧密得贴合在一起,在经过这么多年得纠葛,彷徨,心灵相犀之后,终于完成了肉体上的合二为一,所有的
顾虑矜持在这一刻彻底变成了肉欲的宣泄。

老婆叹气一样的「啊……」

老婆做爱第一次插入的时候都会发出不一样的呻吟,特别长特别带感情,仿佛是久违的满足。我想那一声呻吟
虽然我没听到,但是应该是让阿彭血脉喷张。

老婆的逼逼很舒服,很软很紧,阿彭估计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身下的这个女人果然是尤物,在感受这个全新的骚
逼片刻后,他开始慢慢往外拉出他的鸡巴,那种柔软和湿润应该是其他女人很难给予的,所以立马又迅速插进去,
「叭」,老婆再一次温柔的「呃……」,这时候阿彭的鸡巴上面还没有完全沾满老婆的爱夜,还比较干,有点痛痛
涩涩的感觉,老婆说那时候做着有点痛,这样反复慢慢插几次后,两个人彻底接受对方的下体,越来越来默契,越
来越快,角度也越来越精准,他突然开始加速,随着那个男人的屁股一翘一翘的起伏,前面的鸡巴放肆地在老婆的
骚逼里乱闯,真正的性交开始了。

「啊……嗯……啊……」

强烈的冲击让老婆慢慢放开,侧着头闭着眼纵情的呻吟。阿彭受到这呻吟的鼓励,不在跪着,俯身压在老婆身
上,用大腿把老婆的腿顶开,再一次快速活塞运动起来,「啪啪啪」

「啊……啊……啊……」

阿彭一边操她,一边问「你怎么不看着我?」

「我不好意思,啊……哦……」

「看着我,操你都不看我,不行你必须看着我才行」说着狠狠得操了几下,「啪啪啪」

「嗯……嗯……人家不好意思,啊……」

「那我把灯关了吧」说着,把床头灯关了,然后回来继续收拾我老婆。

「嗯……啊……」

没有灯光,看不到阿彭的陌生,老婆紧张的情绪消除了,下面的快感让他情不自禁的把阿彭紧紧抱住,让身体
和逼逼都和他贴得更紧。

这时阿彭把老婆得双腿并在自己两腿中间,他长长的鸡巴照样可以很轻松的一插到底,这时已经很湿润了,就
算这样紧紧的夹着也可以轻松进出,而且这个姿势能够摩擦到女人大阴蒂,会越来越湿润,增加了更多的快感。

「啊……呃……呃……」

老婆慢慢有很强烈的感觉,鸡巴一抽出去就感觉身体空空的,好像他赶快插进去,一旦鸡巴进去就会发出满意
的呻吟「啊……哦……」

阿彭也更加激动了,开始啃咬老婆的脖子,耳朵,老婆平时这里很敏感,基本不让人碰,做爱的时候只要一舔
这里,她立马就发骚了,我在想她后来给我说不晓的和阿彭操着操着突然就好有感觉,好像和他操逼,大概就是这
里开始的把。阿彭把舌头伸到老婆的耳朵里,还凑近温柔的问「舒服吗?宝贝儿」

老婆经过这么一折腾,把持不住了,不再矜持

「舒服,啊……哈……啊……好舒服啊……」

「喜欢被我操吗?小宝贝儿?」

「啊,喜……欢」老婆都已经不能完整回答了。

在黑暗中,意乱情迷的老婆主动把嘴巴凑到阿彭那里,也不介意他的烟味,在欲望的驱使下,和他忘情的舌吻
起来,从喉咙里发出「嗯……嗯……」闷叫声。有一次和她做爱,她心情好,说想不想听她和阿彭做爱怎么叫的,
我说「想」,她说你操快点,我一加速,那种在喉咙里打转的呻吟立马就在我耳边回荡,太让人销魂了。那天阿彭
算是大满足了。

这样合着双腿操了一阵,阿彭又把老婆的腿顶开,贴着老婆的逼逼打转,让他的长鸡巴在里面搅动老婆的花心,
「啊,你插得好深啊」

「喜欢嘛」,说着搅得更加卖力

「不……啊,不喜欢……不要这样……啊」

但是阿彭没有听从老婆,继续贴着她得骚逼,只在深处进出,不断的搅动她的花心,老婆实在忍不住了,也还
是扭动着她小腰,跟随着男人的节奏,配合她的搅动。

「啊……哦……你顶到我的花心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不爽啊……不要了……」

「你男人的鸡巴有没有这么长?」感觉他很为他的长鸡巴自豪,「没有……你的长……啊……」

老婆下面已经开始很湿润了,发出「啧啧」的水声。

这时阿彭把老婆的双腿掰到最大,用自己的手抵住老婆膝盖的内面,再把膝盖往上一推,整个屁股都离开了床
面,骚逼更是直接张开暴露在他鸡巴下,又是一阵狂风急雨的猛操,「轻点……啊……嗯……」鸡巴操几下就要掉
出来,然后又很熟练的对准阴道口,深深的插下去,屁股也跟着深深的陷到床垫里,等老婆屁股回弹起来的时候,
等她的又是一记狠狠的插入,这向上和向下的力量一结合撞击声特别大,很有节奏的「啪啪」,这时每一次进入总
伴随老婆带哭腔的「呃……呃……」。黑暗中只听见床吱嘎吱嘎声,还有阿彭大腿内侧撞击老婆屁股的「叭叭」声,
当然还有老婆疯狂的呻吟。

操着操着阿彭突然把灯打开了,老婆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眼神迷离,头发凌乱,但是性欲让她觉得眼前这个
男人不再陌生,仿佛很熟悉,是一个正在叭叭操她给他带来源源不断快感的男人,当然也忘了我这个正室得存在,
那种突然的声光刺激让她只想和他结合得更紧一点,更紧一点,让他操得更深一点,更深一点,于是她把腿圈在阿
彭得腰上,死死的抱住他的背,疯狂地亲吻他,「嗯……嗯……」用阴部顶他,撞他,配合他的一进一出。阿彭这
时却把老婆的手压在她头顶,仿佛是要掌握主动权,让老婆整个人就这样安顺地摆在他地面前,然后使劲得顶她的
下面,「啊……轻点……啊」两个乳房也在冲击下左摇右晃,两个腿却紧紧的把阿彭夹住,让他操得更深。

老婆已经有点疲倦了,阿彭说「来,背过去,乖」

「不,不喜欢背交」

阿彭喘着气,直接把老婆翻过来,把屁股往上一抬起,再把屁股一扳开,整个菊花,整个湿透了的阴部,全部
暴露在他面前,老婆累了,直接趴在枕头上,屁股翘的很高。太诱惑了,「把屁股张开点」

「嗯……」老婆撒娇道,

啊碰也不等了,直接扶着鸡巴对着阴道

「等等,不要这个姿势嘛。」

他哪里肯听,直接一下又是长驱直入

「呃啊……啊……」

阿彭越操越起劲,扶着老婆的腰,死命的操着,屁股被撞得啪啪的响,软软的屁股被撞得老婆也很乖的把圆圆
的屁股翘得老高,让他得鸡巴更好得进入,「怎么样,舒服吗?」

「呃……还可以……啊哈……」

爽了一会之后阿彭右手抓住老婆的左手,把他扯起来,他的左手再抚摸老婆得乳房,一边啪啪得操,再低头和
老婆接吻,鸡巴一刻不停得再老婆骚逼里面抽查着,老婆身体被迫这样扭曲着,再次发出低沉呻吟「嗯……嗯……」

阿彭还不满足抓住老婆的双手,向后一拉,她前面身体就整个悬空了,屁股和阿彭贴得更紧,伴随着一次一次
和屁股撞击,「啊……啊……啊……」前面乳房也跟着一阵甩动。老婆后来说和阿彭背交还可以,没那么痛,有点
舒服。听得我好嫉妒,要知道因为她背交痛,我都没舍得从后面操。

阿彭还不满足两只手抓住老婆得乳房,往后一拉,老婆整个人就背坐在阿彭得鸡巴上,为了不让鸡巴滑出来,
老婆不得不反弓着身体,头仰着,屁股翘着死死抵住阿彭,夹住他的鸡巴。阿彭下面又开始相发动机一样动起来,
上面在把老婆两个乳房死死抓住,两个人就这样紧密的结合再一起,享受性带来的无穷快感,「啊,……好爽,…
…好刺激……」阿彭的长鸡巴这时发挥了优势,这个姿势刚好抵着女人的阴道前壁,刺激G 点,难怪老婆这么爽,
啊彭紧紧贴着老婆的屁股,手抓着她的咪咪,也很满足,「被你男人这么干过吗?」「没有……啊……好爽……快
点……啊。」「有多爽?」「爽翻拉,啊……不要停……操我……」。后来阿彭说最喜欢老婆的屁股,和我一样啊。
阿彭这个姿势操了很久,蛋蛋上都沾满了老婆的淫水。

「来你到上面来」阿彭命令道

老婆感觉上已经背完全征服了,很顺从的趴到他身上,用红肿的骚逼对准他的沾满白浆的鸡巴,一下子坐进去
「啊……」老婆完全释放开了,逼着眼睛忘情的骑在阿彭身上,主动套弄着他的鸡巴,只觉得下面好需要,一直需
要,「啊……嗯……」

阿彭捏着老婆的屁股配合着她的动作,突然他自己开始主动往上顶老婆的逼逼,老婆受不了这样的冲击,不自
主的半蹲起来,阿彭还不放过她,扶住她的屁股「啊……慢点……啊……慢点……受不了拉……啊……阿彭……啊」

这时阿彭坐起来,一手抱着老婆的背,一手托着她的屁股,用老婆的身体上上下下的来套弄自己的鸡巴,老婆
很累了,不想动了,只得把他抱得紧紧的,乳房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双腿绕到阿彭后面,阴部紧紧的贴合着,任
鸡巴深深的插入自己阴道里。

「嗯……好深哦……啊……啊……」

阿彭突然翻身把她压倒下面,手继续垫在屁股下面,当鸡巴下沉的时候就把屁股抱起来,开始「叭叭」的拼命
操她。又一次形成了和床垫回弹那种节奏,力道大,插入深,两个人已经是满头大汗,呼吸急促,但是很兴奋,很
过瘾。

「轻点……轻……嗯……嗯……」

阿彭一下子用舌头堵住她的嘴。

下面阿彭的蛋蛋拍打的老婆的菊花,淫水顺着屁眼慢慢往下流,整个鸡巴都是白色的淫水。

「啊……阿彭……好爽……你操死我了……啊」

「我厉害还是你男朋友厉害」

「啊……不知道……呃……呃……」

阿彭又贴住她的骚逼狠狠操了几下

「快说,嗯?谁厉害」

「你,……啊,你厉害……我要被你操死了……啊」

「爱不爱我,快说你爱不爱我……」

「我爱你,爱你……啊彭,我爱你……好爽……好爽……操我,加油……啊……」

老婆突然扶住阿彭的屁股

「快……啊……我要到了……嗯啊……我到了……到了」老婆把阿彭死死抱住,长长的一声「嗯……」

老婆只觉得身体下面一股暖流冲向全身,然后阴道不自主的一阵一阵收缩,感觉和这个男人的结合是那么的舒
服,那种快感度比平时腰强很多,此时除了紧紧把他抱住,让他鸡巴在体内做最后冲刺意外什么也干不了。一阵眩
晕之后整个身体都软下来。再也不想动。

阿彭也越操越快,开始发出低吼,「啊……我要射了……」

他突然把鸡巴拔出来,准备射到老婆嘴里,但是老婆已经恢复理智,死命不干,没办法只好射在老婆肚子上。

两个人酣战以后,阿彭累坏了翻身就睡了,老婆去冲澡,洗掉身上的精液,开始慢慢恢复理智,开始觉得这一
切怎么就发生了。开始不接受这个现实,回想起来刚刚自己居然和阿彭做爱了,还这么又快感,简直不可思议,但
是事情都发生了,就这样把,她洗好以后,两人相拥而眠。

以上基本事实,只是再做爱的细节上做了些删减,添加,比如他们确实用了很多姿势,我这里写不完了,老婆
进入状态也没那么快,至于有没有性高潮,那她自己知道了,阿彭说有,但是她又说没有,是不是为了估计我的感
受,故意不说呢?不得而知。其实她不知道,她被操得越爽,我越兴奋。

那晚之后他们几乎没有再联系。

再后来就是早上给我打电话,后来几天她答应我一次性回答我所有有关于那晚的提问,然后这个事情不让再提。
还说想和我一直走下去,结婚,是缺乏安全感了?还是说意识到一个自己喜欢这么多年的男人也不过如此,还是现
在的男友好?

我问她那晚总体感觉怎么样,她说很刺激,新鲜,那今后还会和他见面什么的吗?她说不知道,我说什么叫不
知道?她生气了,不回答,我也不再过问。只是她现在很害怕见到阿彭似的,几乎不会和他再联系,从某种意义上
说这也是一件好事,她是个好老婆。

这一年来我都尽量克制自己不再想这些事情,但是每次做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想,有时想让她再回忆和阿彭
做爱的情景,这样我很兴奋,但是都遭她到反对,我也只有一个人偷着想,自己意淫,叫「暗爽」,呵呵。每次意
淫做完后,我也对这个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估计是因为性欲差异造成的把,老婆天然的没有太多欲望。不知道老
婆今后会不会变得很开方,但是我觉着变或者不变都是好事情。

以前也看网上写那些淫妻,觉得会很爽,自己真的体会了才知道爽是真的很爽,那种兴奋一般是体会不到的,
但是除了爽还有很多五味杂陈,而且一定一定要又准备,又原则,像我这样,老婆是出去操了,回来然后觉得不干
了……这情况是很糟糕的,而且尽管不带套那种感觉兴奋会更舒服,但是还是要做好安全措施。性是上帝给人类最
好的礼物,就像核能,好好利用造福人类,但是成了原子弹那就不好玩了。

最近得知阿彭马上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为了生计,估计很难回来了,所以写这篇文字,纪念那些人那些事。


【完】